砖桥
发布时间: 2021-03-16 浏览次数: 13

时光是一座桥,既连接过去,又通向未来。岁月长河在桥下匆匆流过,洗去记忆中的尘埃,只留下深情的缱绻。听,那桥下传来鸣琴一般的淙淙水声。它就是砖桥,一座从历史的烟岚中走来,镌刻着岁月与沧桑的桥。

这就是我的家乡古村砖桥,它坐落于庐南深山的心灵深处,受青山恩养,四面环山,一条因村得名的河流砖桥河从村后潺潺流过,滋润着世代在此生活的砖桥人,村因桥得名,河因村得名,人因河得养,这应该是自然的轮回吧,千百年来,无声地做着心灵的弥撒。砖桥历史之悠久可上溯至宋元时期,根据新中国首轮《庐江县志》记载:砖桥明成化五年列为庐江县九镇之一。清康熙年间江南商贩驻镇收购药材等山货,一时更加繁荣。咸丰兵乱,市面衰落。同治六年街民洪玉楷重建砖石拱桥。砖桥工商业有烟、药、染、烛、衣、布、山货、杂货店及竹木作坊等 60 多家。清同治三年列为全县三十二镇之一。素有双脚踏三界,一呼三县明的砖桥在这片神奇的热土上,凝聚着斑驳的色调,漫溢着历史的陈香,独立在白云之下,铺展在山野之间。闪烁的阳光照亮荒远的历史,砖桥河仿若一条翡翠色的玉带自东向西蜿蜒流过,向世人诉说着千百年的风雨沧桑。

而今的砖桥已不比古时繁华,早已落寞。一座座楼房拔地而起,曾经的土木结构的老屋也只剩下三五间,成为老辈人的记忆。但行走在狭窄的道路上,偶一掠见一座老屋搁歇在缥缈的青烟下,从檐角流下的阳光擦亮了朦胧的记忆。房梁上隐约可见的浅会花鸟虫鱼,人物故事,向你开启了一段似有却无的回忆。那被年轮风蚀的门环,冥冥中仿佛扣住了谁的因果。立在门前,静穆的看着今人与先人的目光相对,目光穿透斜逸在风中的垂柳,跳跃的思维在瞬间凝固。那些沉睡在夕阳下的老屋带着朦胧的醉态,眺望着远方的苍茫,固执的坚守在已经老去的家园。

拂过阳光溅落的尘埃,将思想做一次更加澄澈的沉淀。祠堂是宗族的圣殿,同时也是人们休闲娱乐的场所。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,从事唱戏的人们会带来精彩的表演。尤其是春节期间,各种表演精彩纷呈,有马戏,戏曲,大鼓书,胡琴书等多种艺术形式,整个村庄沉浸在欢乐喜庆的氛围当中。正如从前流传的歌谣:正月好过年,二月好赌钱。三月好看戏,四月才做田。足见当时春节的喜庆。而今自然是不可见了,习俗也只剩下了腊月二十三做送灶饼,除夕接祖等一些重要的了。在悄然流失的光阴里,造就了太多故事,也沧桑许多人,从前的习俗也化作风烟消散在苍茫的天空中。

阳光洒在老屋的门上,剥开潜藏在年轮深处的秘语,透过时光斑驳的旧迹,仿佛又听到了那每一个晨昏日落中过往市场的买卖吟唱声,此起彼伏,不绝于耳,在空中徘徊萦绕。挽着岁月的高度,将思绪抛掷在云端,总有些湿润的情怀在心间挥之不去,如同那无法干涸的河水。

我默默地想,慢慢地写。看见冬阳下的树梢,听见舒缓悦耳的水声,心中泛起清丽明净的涟漪。

(194汉文1班叶军星